【资政建议】充分发挥职业教育在对外开放新前沿中杠杆效能的建议

智库科研成果

2021-11-25

660

李成森

辽宁建筑职业学院  高等职业教育特色发展智库

 

近年来,职业教育作为一种新兴的类型教育,与起其他类型教育一起承担着培根铸魂、启智增慧、服务经济社会的重要任务。但是,在诸多教育形态中,职业教育与经济社会发展之间的关系远超其他类型教育,其关键在于职业教育的本质属性和内在发展规律。具体来说,就是职业教育对外部因素的依赖性、技术技能的实用性、创造价值的直接性等直接决定了职业教育对经济社会的超强贡献。

辽宁省作为一个教育大省,省属、市属职业院校每年都培养大批的高素质劳动者和技术技能型人才,有效的提升了人力资本质量,促进了辽宁省域产业升级和经济高质量发展。据最新数据显示,在现代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等领域,一线新增从业人员70%以上来自职业院校。同时也要清醒地看到,大部分新增从业人员都在本省工作,缺少“走出去”,走出国门就业创业的勇气。试想一下,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的沉淀堆积,是否有利于辽宁地区经济发展,其中的利与弊又在哪里,我们如何去解决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的供需结构性矛盾?

当前,针对辽宁省职业教育领域的改革进程而言,只能定性为起步阶段,与其他各省相比,没有优势可言,没有品牌特色可说,职业教育改革开放的魄力明显不足,即便做好了顶层设计,制定了部省共建,整省推进职业教育实用高效发展,服务辽宁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但是,如何集聚和释放政策红利、人才红利,却是我们值得考量的一个问题。

基于此,在辽宁省“打造对外开放新前沿”这一重点任务中,要敢于正视职业教育发展的新情况、新问题、新现象,要勇于打破中职、高职、应用型本科教育及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之间的壁垒,有效破解职业院校之间的发展壁垒。教育是党的、是国家的、是人民的,只有汇聚强力,才能创造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才能真正实现辽宁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

本智库总体建议:

充分发挥职业教育“杠杆效能”,与经济社会发展同频共振,推动职业教育“内塑特色、外创品牌”,国内国外双发展,带动省内产业成为境外价值链中高端的生力军。

本智库具体建议:

以顶层架构、基础支撑、合作切入、境外突破、产能拓展为节点,构筑省域职业教育撬动经济社会发展的杠杆主线,形成教育链、产业链、价值链的有机结合,由内而生,由外而发,同时发力,促生蝴蝶效应,加快建设辽宁对外开放新前沿,推动省域经济快速增长,实现辽宁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

1.顶层点:政策导向

由省委、省政府组织专门机构,全面梳理党、国家和辽宁省关于教育的相关文件、政策,对比分析其他省份的职业教育政策,提炼出更适合辽宁省职业教育改革前沿发展的理念、路径及相关保障措施。进行该项工作时,要注意汇集众智,打破权威束缚,融合政校行企,提供多种可能性方案进行论证,而非邯郸学步、亦步亦趋。同时,要进一步加强政府强力领导,把握“放管服”的尺度,做到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这样才能为职业教育“杠杆效能”的充分发挥做到坚实的政治保障和组织保障。

2.基础点:成立省域职业教育联盟

在顶层完备的基础上,加快成立省域职业教育联盟,打造对外开放新前沿的命运共同体。省域职业教育联盟就是要把“政府、院校、企业、社会”形成合力,共襄盛举。省域职业教育联盟的成立不是一个简单地集合体,不是一个“1+1大于2”的问题,而是加强宏观统筹,纳入省域发展规划,为辽宁省职业教育改革与对外开放新前沿阵地打造提供坚强支撑的强力后盾,是省域职业教育“杠杆效能”充分发挥的基点。有助于优化对接产业、优化布局,不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助于加快重组建立职业教育本科,打破了职业教育止步于专科层次的“天花板”,打造精品化职业教育。

3.切入点

3-1国内切入:加快推行混合所有制办学(产业学院)。

相较于其他省份而言,辽宁省职业教育混合所有制办学相对落后,究其根本,在于思想观念的滞缓和对职业教育发展趋势把握的欠缺,直接导致政策、措施、保障跟不上形势所需,对现有的混合所有制办学没有进行有效的帮扶,始终纠结于责、权、利的怪圈之中。建议省委、省政府加快制定相关政策,明确混合所有制办学纲要方略、指导意见、帮扶措施,鼓励社会力量与公办职业院校合作依法举办股份制、混合所有制职业院校或二级学院,建立健全退出机制,构筑起省域职业教育国内切入点。做好省内职业教育的产教融合,夯实坚实的基础,才能更好地撬动省域经济的良性循环,为院校、企业聚力发展提供保障。

3-2国外切入:推进鲁班工坊(丝路学院)建设

自天津市率先开展鲁班工坊建设以来,其地区经济生产总值和知名度显著提升,对外开放新前沿的打造成为一片靓丽的风景线,“天津=鲁班工坊”就是一个响亮的名片。现在,东三省第一家、东盟-马来西亚首家“鲁班工坊”已经成立运行,为辽宁省职业教育对外开放新前沿的打造开启了新征程。建议省委省政府及时制定“鲁班工坊”建设指导意见,构筑起省域职业教育“杠杆效能”的国外切入点,为职业教育促动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境外基础。

4.突破点:组建境外中国国际学校(辽宁品牌)

作为突破点,要与境外友好院校、“走出去”企业加强密切联系,强化合作深度领域,以顶层点为纲、以基础点为支撑,以混合所有制办学和鲁班工坊为依托,尝试组建境外中国国际学校,为所在国、中资企业提供职业教育技术技能培训,适时进行“中文+职业技能”项目。强调两点,一是境外中国国际学校的组建,不是一个职业院校或一个企业的行为,而是融省内多家强力院校、企业和境外合作院校、中资企业等共同参与的实行股份制、混合所有制办学的新的职业教育办学模式。二是在组建中国国际学校的时候,要强化省委省政府的强力领导,在省域职业教育联盟内部筛选符合境外办学地域所需要的专业,抽调职业教育专家、精干管理人员、专业技术人员进行优质资源整合,打造全新的省域职业教育团队开辟职业教育对外开放新前沿,推动职业教育“杠杆效能”,催生经济社会发展的“蝴蝶聚变”作用。

5.拓展点:组建国际产能合作组织

鉴于,职业教育“杠杆效能”的聚变,适时组建国际产能合作组织,实现教育、文化、科技、民生等产业的有效对接,打造各类命运共同体和经合组织,共商共建、共享共赢,把职业教育“杠杆效能”发挥最大化,以打造对外开放新前沿推动省域经济社会走向新的发展增长期,加快辽宁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 

 

上一条:已经没有了
下一条:【资政建议】推动辽宁省科技创新发展意见建议